古典文学名著《太平御览》:人事部·卷八十五 全文

奇闻志 2022-08-10 《太平御览》 卷八十五

《太平御览》是宋代著名的类书,为北宋李昉、李穆、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,始于太平兴国二年(977)三月,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(983)十月。《太平御览》采以群书类集之,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,所以初名为《太平总类》;书成之后,宋太宗日览三卷,一岁而读周,所以又更名为《太平御览》。全书以天、地、人、事、物为序,分成五十五部,可谓包罗古今万象。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,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,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,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,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。那么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人事部·卷八十五的详细介绍,一起来看看吧!

○知人下

《唐书》曰:王珪,幼孤,性雅澹,少嗜欲,志量沉深,能安於贫贱,体道履正,交不苟人。叔父颇,当时通儒,有人伦之鉴,尝谓所亲曰:"门户所寄,惟在此儿耳。"

又曰:裴行俭,有人伦之鉴。自掌选及为大总管,凡遇贤俊,无不甄采。每制敌摧凶,必先期捷日。时有后进杨炯、王勃、卢昭邻、骆宾王并以文章见称,吏部侍郎李敬玄,盛为延誉,引以示行俭,行俭曰:"才名有之,爵禄盖寡。杨应至令长,馀并鲜能令终。"是时,苏味道、王勮未知名,因调选,行俭一见,深礼异之,仍谓曰:"有晚年子息,恨不见其成长。二公十数年当居衡石,愿记识此辈。"其后相继为吏部,皆如其言。行俭尝所引偏裨,有程务挺、张虔勖、崔知辩、王方翼、党金毗、刘敬同、郭待封、李多祚、黑齿常之,尽为名将,位至刺史、将军者数十人。其所知赏,多此类也。

又曰:狄仁杰授汴州判佐。时工部尚书阎立本为河南道黜陟使,仁杰为吏人诬告,立本见而谢曰:"仲尼云:观过知仁矣。足下可谓海曲之明珠,东南之遗宝。"荐授并州都督府法曹。

又曰:张守珪仪形瑰壮,善骑射,性慷慨,有节义。时卢齐卿为幽州刺史,深礼遇之,常共榻而坐,谓曰:"足下数年外必节度幽、凉,为国之良将,方以子孙相托,岂得以僚属常礼相期耶!"

又曰:李勉以故吏前密县尉王晬勤幹,俾摄南郑令,俄有诏处死,勉问其故,乃为权幸所诬。勉询将吏曰:"上方藉牧宰为人父母,岂以谧稍而杀不辜乎!"即停诏拘晬,飞表上闻,晬遂获宥,而勉竟为执政所非,追入为大理少卿。谒见,面陈王晬无罪,政事条举,尽力吏也。肃宗嘉其守正,即日除太常少卿。王晬后以推择拜大理评事、龙门令,终有能名,时称知人。

又曰:李晟,德宗之幸山南,既入骆谷,谓浑瑊曰:"渭桥在贼腹内,兵势悬隔,李晟可办事乎?"瑊对曰:"李晟秉义执志,临事不可夺,以臣计之,破贼必矣。"帝意始安。

又曰:杨嗣复,字继之,仆射於陵之子也。初,於陵十九登进士第,二十再登博学弘词科,调补润州句容尉。渐西观察使韩滉有知人之鉴,见之甚悦。滉有爱女,方择佳婿,谓其妻柳氏曰:"吾阅人多矣,无如杨生贵而寿,生子必为宰相。"於陵秩满,寓居杨州而生嗣复。后滉见之,扶其首曰:"名位果逾於父,杨门之庆也。"因字曰庆门。竟如其言。

又曰《于邵传》云:"樊泽尝举贤良方正,邵一见之於京师,谓樊将相之才也。不五年,择为节将。

古典文学名著《太平御览》:人事部·卷八十五 全文

又曰:李德裕与牛僧孺有隙。或以韦温厚於牛僧孺,言於德裕,裕曰:"此人坚正中立,君子也。"

又曰:刘三复,长庆中李德裕拜浙西观察使,三复以德裕禁密文臣,以所业文诣郡干谒,德裕阅其文,倒屣迎之,乃辟为从事。

《后魏书》曰:《崔亮传》云:"崔亮,字敬儒,清河东武城人也。时陇西季冲当朝任事,亮从兄言之於冲,冲与亮语,因谓亮曰:"比见卿先人《相命论》,使人胸中无复怵迫之啮拢"冲奇之,延为馆客。冲谓兄子彦曰:"大崔生宽和笃雅,汝宜友之;小崔生峭整清彻,汝宜敬之。二人终将大至。"

《孔丛子》曰:魏安釐王问子顺:"马回之为人,虽少文,然梗直,有丈夫之节,吾欲以为相,可乎?"答曰:"知臣莫若君,何有不可?至於亮直之节,臣未之明也?"曰:"何故?"答曰:"臣闻诸孙卿,其为人,长目而永视者,必体方而心圆,每以其法相人,千百不失。臣见回非不伟其体幹,然甚疑其目。"王卒用之,三月,王果以谄得罪。

《淮南子》曰:宁戚欲干齐桓公,困穷无以自达。於是为商旅,将牛车,暮宿於郭门之外,桓公郊迎客,夜爝火甚盛,从者甚众。戚饭牛车下望,见桓公而悲,击角而疾《商歌》。桓公闻之,扶其仆之手曰:"异哉,歌者非常人也!"命后车载之,赐衣冠。

《说苑》曰:楚令尹虞丘子,复相庄王,曰:"臣闻奉公行法,可以得荣,能浅行薄,无望上位。臣为令尹十年矣,国故不治,狱讼不息,臣窃选国俊士孙叔敖,秀才多能,其性无欲,君举而授之政,则国可使宁,而士民可使附。"庄王从之。虞丘子彩田三亩,号曰国老,以孙叔敖为令尹。虞丘子家干法,叔敖执而戮之。虞丘子喜曰:"叔敖果可使持正矣。"

《傅子》曰:刘备袭蜀,丞相椽赵戩曰:"刘备其不济乎?拙於用兵,每战每败,奔亡不暇,何以图人?"徵士傅斡曰:"刘备宽仁有度,能得人死力。诸葛亮达治知变,正而有谋,而为之相;张飞、关羽勇而有义,皆万人之敌,而为之将:此三人者,皆人杰也。以刘备之略,三杰佐之,何为而不济也?"

《郭子》曰:冀州刺史杨淮,字彦清。二子乔、髦有识,俱总角为成器。淮与裴頠、乐广友善,遣见之。頠谓淮曰:"乔当及卿,髦小减也。"广谓淮曰:"乔自及卿,髦尤精出。"淮笑曰:"我二儿之优劣,乃裴、乐之优劣。"议者皆许之。

又曰:王仲祖云:"真长知我,胜我自知。"

又曰:王浑妻锺,生女甚贤明,令武子为妹择嘉婿,而未有其人。兵家子有才,欲以妻之,独与母议。初不告,事定乃白母曰:"诚是地也,自可贵。""要当令我见之。"於是,武子令此兵与群小杂处,使母帷察之。母曰:"刑衣者,汝可拔乎?"武子曰:"是。"母曰:"此才足以拔萃,然地寒,非长年不足展其才用,观其形骨,恐不可与婚。"数年果死。

《吕氏春秋》曰:魏公叔痤疾,惠王往问之曰:"公叔之病甚矣,将奈社稷何?"对曰:"臣之御,庶子鞅也,愿王以国听之。若不能听,勿使出境。"王不应,出而谓左右曰:"岂不悲哉!以叔之贤,而今谓寡人以听鞅,悖也。"公叔死,公叔鞅西游秦,秦孝公听之,秦果强,魏果弱。

《竹林七贤论》曰:山涛与阮籍、嵇康皆一面,而契若金兰。涛妻韩氏尝以问涛,涛曰:"当年可为友者,惟此二人耳。"妻曰:"负羁之妻亦观狐赵,意欲一窥之,可乎?"涛曰:"可也。"二人至,妻劝涛留之宿,□其酒食,夜穿牖而窥之。涛入曰:"所见何如吾?"妻曰:"君才殊不如也。正当以识度相友。"涛曰:"然,伊辈亦当谓我识度胜。"

《世说》曰:袁弘少贫,常为人佣载运租。谢镇西常夜泊舟江渚,清风明月,闻贾客舫上有咏声,甚有情致,听所咏诗,又所未尝闻,叹美不能已。即遣人委曲讯问,乃是袁弘自诵其《咏史》诗,遂厚相赏重。

又曰:郄太尉遗门生与王丞相书,求女婿,曰:"请往东齐中选之。"门生归白郄云:"王家诸郎亦皆可然,闻觅女婿,咸自矜持,惟有一郎在东床上坦腹食,如不闻。"郄云:"此正嘉婿。"既而访焉,乃逸少也。

又曰:顾和始为杨州从事,月旦当朝,停车州门外。周侯诣丞相,历和车边过,和觅虱,夷然不动。周既过,返还,指顾心曰:"此中何所有?"顾择虱如故,徐应曰:"此中最是难量地。"周侯既入,语丞相曰:"卿州吏有一令仆才。"

古典文学名著《太平御览》:人事部·卷八十五 全文

《语林》曰:夏少明在陈国不知名,闻裴逸民知人,乃裹粮寄载入洛,从之,未至裴家。少许,见一人着黄皮袴褶,乘马将猎。夏问逸民家远迩,答曰:"君何以问?"夏曰:"闻其名知人,故从会稽来投之。"裴曰:"身是逸民,明可更来。"明往,逸民果知之,又嘉其志扃,乃用为西门侯,於此遂知名。

又曰:魏武将见匈奴使,自以形陋不足雄远国,使崔季珪代,乃自捉刀立床头坐。既毕,使仆问曰:"魏王何如?"使答曰:"魏王信自雅望非常,然床头捉刀人,此乃英雄。"魏王闻之,驰遣杀此使。

《世说》曰:王濬冲、裴叔则二人於总角时诣锺士季。须臾去,后客问:"向二童子是谁?"曰:"裴、王。"客曰:"何如?"锺曰:"裴楷清通,王戎简要。须三十年,此二贤当为吏部尚书,冀尔时天下无复滞才。"

崔鸿《前燕录》曰:慕容廆,幼而魁岸,美姿貌,身长八尺,雄杰有大度。晋安北张华一见奇之,谓廆曰:"君长必为命世之器,定难济时者也。"遗廆冠簪,以结殷勤。

崔鸿《前秦录》曰:姜宇,字子居,天水冀人也。少孤贫,为河北陈不识家牧羊,年十五,身长七尺九寸,聪惠美风仪。每夜专读书,睡则悬头于屋梁,达旦而止。不识奇之,将妻以女,其妻弗听。不识乃置酒引宇,令女潜观之,问女曰:"姜宇人士才明,吾欲以汝妻之,汝母难曰:宇,家之牧人,汝意云何?"女曰:"观宇之姿才,岂复为人牧羊也。"遂妻之。宇后历位京兆尹、御史中丞。

《郭林宗别传》曰:郭泰,字林宗。入颍川则友李玄礼,至陈留则结苻伟明,之外黄则亲韩子助,过蒲亭则师仇季知,止学舍则收魏德公,观耕者则拔茅季伟,皆为名士。至汝南见袁闳,不宿而去,从黄宪三日乃去。过新蔡,薛{勤心}问之曰:"足下见袁奉高,不宿而去,从黄叔度乃弥日,何也?"泰曰:"奉高之流虽清而易挹,叔度汪汪若千亩之陂,澄之不清,挠之不浊,难测量也。"

《何颙别传》曰:颙,字伯求,有人伦鉴。同郡张仲景,总角造颙,颙谓曰:"君用思精而韵不高,将为良医。"卒如其言。

《顾和别传》曰:和,字君孝。总角时,顾荣曰:"此吾家骥,兴衰宗,必此子也。"顾珠亦有令问,荣谓珠曰:"卿速步,君孝超卿矣。"

《孟嘉别传》曰:庾亮拔孟嘉为劝学从事,褚褒为豫章太守。出朝,亮正旦大会州府人士,率嘉集坐,第甚远,问亮曰:"江州有孟嘉,其人何在?"亮曰:"在坐,卿但自觅。"褒历观之久,指嘉谓亮曰:"此君小异,将无是乎?"

《卫玠别传》曰:刘真长、谢仁祖并知名。时人商略中朝人士,或问弘可得方卫洗马不,谢曰:"安得相比,其间可容数人。"

《三辅决录》曰:庞知伯名勃,为郡小吏。东平卫农为书生,穷乏,乃客锻於睬家。知伯知其贤,尤加礼待,雇直过偿,及去,送十里,过舅家,复贷钱赠之,农不肯受。勃曰:"有受,令勃不告。"农乃受,曰:"为冯翊,乃相报。"后果为冯翊太守,勃子为门下书佐。

又曰:游殷,字幼齐,与司隶校尉胡轸有隙,轻诬,构杀之。初,殷为郡功曹,有童子张既者,时未知名,为郡书佐,殷察异之。既过家,具设宾馔,及既至,殷妻笑曰:"君甚悖乎?张德容童昏小儿何异?"殷曰:"卿勿怪,乃方伯之器也。"殷遂与既论霸王之事,飨讫,以楚子托之。轸害殷,月馀得病,目脱,但言伏罪,游幼齐将鬼来,於是遂死。谚曰:"生有知人之明,死有鬼灵之验。"

又曰:王谌,字子嗣,博学有才辩。洛阳种景伯、武原吴季高未知名,谌数称二人於朱伯厚,有宰辅之器。退语二人曰:"卿必为公,而景伯至司徒,季高至司空。"世以是服谌之知人也。

《会稽典录》曰:盛宪,字孝章,尝出行逢一童,容貌非常,宪怪而问之,是鲁国孔融。融时年十馀岁,宪下车执手,载以归舍。与融谈宴,知其不凡,便结为兄弟,因升堂见亲。

《汝南先贤传》曰:薛勤,字恭祖,仕郡功曹。陈仲举,时年十五,为父赍书诣勤,勤见而察之。明日往造焉,仲举父出见勤,勤曰:"足下有不凡子,吾来候之,不从卿也。言议尽日,乃叹曰:"陈仲举有命世才,王才之具。"又见黄叔度於童幼,云当为内盛德。其后二贤英名并耀於世。

又曰:谢甄禀气聪爽,明识达理。见许子将兄弟弱冠之岁,曰:"平舆之渊,有二龙出焉。察其盼睐则赏其心,睹其顾步则知其道。"

《襄阳耆旧记》曰:刘备访世事於司马德操,操曰:"儒生俗士,岂识时务哉!此间自有伏龙凤雏。"备问:"谁?"曰:"诸葛孔明、庞士玄也。"并用为军师中郎。

又曰:潘记见温习十数岁时曰:"此儿名士,必为吾州里议主。"敕子弟与善,温后果为荆州太公平令。

又曰:李衡,字叔平。汉末,父将走入吴,以下户调为武昌渡民。闻羊道有人物之鉴,往干之,道曰:"多事之世,尚书剧曹郎才也。"劝习筮仕,以女配之。

热门推荐

最新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