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典文学名著《太平御览》:药部·卷一 全文

奇闻志 2022-09-03 《太平御览》 卷一

《太平御览》是宋代著名的类书,为北宋李昉、李穆、徐铉等学者奉敕编纂,始于太平兴国二年(977)三月,成书于太平兴国八年(983)十月。《太平御览》采以群书类集之,凡分五十五部五百五十门而编为千卷,所以初名为《太平总类》;书成之后,宋太宗日览三卷,一岁而读周,所以又更名为《太平御览》。全书以天、地、人、事、物为序,分成五十五部,可谓包罗古今万象。书中共引用古书一千多种,保存了大量宋以前的文献资料,但其中十之七八已经亡佚,更使本书显得弥足珍贵,是中国传统文化的宝贵遗产。那么下面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药部·卷一的详细介绍,一起来看看吧!

○药

《归藏经》曰:昔常娥以不世之药奔月。

《易》曰:无妄之疾,勿药有喜。《像》曰:"无妄之药,不可试也。"

《书》曰:若药弗瞑眩,厥疾弗瘳。

《周礼》曰:医师掌聚毒药,供医事。疾医以五药养病,凡药以酸养骨,以辛养筋,以咸养脉,以苦养气,以甘养肉,以滑养窍。(郑玄注曰:毒药,药之辛苦者也。五药,草、木、虫、石、穀。)

《礼记》曰:君有疾,饮药,臣先常之。亲有疾,饮药,子先常之。医不三世,不服其药。

又曰:季春,喂兽之药,无出九门。(为鸟兽方孚乳,伤之,为逆天时。天子九门者:路门、应门、雉门、毕门、库门、皋门、国门、近郊门、远郊门。)孟夏之月,聚畜百药。(蕃芜之时,毒气盛也。)

《左传》曰:臧孙曰"季孙之爱我也,疾疹也;孟孙之恶我也,药石也。(常志相违戾,犹药石之疗疾也。)美疹不如药石,孟孙死,吾亡无日矣!"

又曰:许悼公疾,太子止饮之药,卒,太子奔晋。书曰:"杀其君。"君子曰:"尽心力以事君,舍药物可也。"(药物有毒,当由医,非凡人所知。讥止不舍药物,所以加杀君之名。)

《论语》曰:康子馈药,拜而受之,曰:"丘未达,不敢常。"(馈,遗。)

《史记》曰:长桑君与扁鹊药,服之,三十日见人五藏。

《汉书》曰:灌夫击吴,身中大创十馀,適有万金良药,故得不世。

古典文学名著《太平御览》:药部·卷一 全文

又曰:王嘉为丞相,数上封事,言不宜封董贤。上怒,有诏假谒者节,召丞相诣廷尉诏狱。使者既到府,掾史涕泣,共和药进嘉。嘉引药杯以击地,谓官属曰:"丞相幸得备位三公,奉职有罪,当伏刑都市,以示万众。丞相岂儿女耶?何谓咀药而死!"

《东观汉记》曰:上常与朱祐共买蜜合药。上追念之,即赐祐白蜜一石,问:"何如长安时,共买蜜乎?"

又曰:邓训为护乌桓校尉。吏士常大病疟,转易至数十人。训身煮汤药,咸得平愈。其无妻者,为適配偶。

又曰:王闳者,王莽叔父平河侯谭子也。王枚蒇位,潜忌闳,乃出为东郡太守。闳惧诛,常系药手内。莽败,汉兵起,闳独完全。

华峤《后汉书》曰:张楷,字公超。家贫,尾馛为业,常乘驴车至县卖药。

《九州春秋》曰:青州刺史焦和,多作陷水丸沉河,望寇不得渡。

《吴书》曰:合肥之役,陵统身被六七疮。有卓氏良药,故得不世。

《魏志》曰:太祖性严,掾属公事往往杖之。何夔常畜毒药,誓死无辱,是以终不见及。

《晋书》曰:馀杭隐士郭文,字文举。王导闻,召之。永昌中,大疫,父础亦殆。导遗药,文曰:"命在天,不在药也。"

王隐《晋书》曰:李涓为尚书令,家至贫,儿病,无钱买药。上赐钱千万。(李涓,一作李凤。)

又曰:程咸,字延休。其母梦白头公授药,曰:"服此,当得贵子。"后生咸,至侍中。

又曰:符生常使太医令程延合安胎药,问人参好恶,并药分多少,延曰:"虽小小不具,自可堪用。"生以为讥己,遂斩之。

又曰:陆抗与羊祐推乔紥之好。抗常遗酒,祐饮之不疑;抗有疾,祐馈之药,抗亦推心服之。

《宋书》曰:高祖微时,伐荻新洲,见大蛇长数丈,射伤之。明日,洲中闻杵臼声。往视之,见童子数人,皆青衣,于榛中捣药。问其故,答曰:"我王为刘寄奴所射,合药傅之。"帝曰:"神何不杀之?"童子曰:"寄奴王者,不世不可杀。"帝叱之,皆散,乃收药而反。又,客经下邳逆旅,会一沙门,谓帝曰:"江表当乱,能安之者,其在君乎!"帝先患手疮,经年不愈。沙门有黄药,因留与帝,既而忽亡。帝以黄散傅疮,一傅而愈。宝其馀,及所得童子药。每遇金疮,傅之并愈。

《齐书》曰:随郡王子隆,年二十一,而体过充壮。常使徐嗣伯合藘茹丸,服以自销损。

又曰:豫章王嶷薨后,见形于沉文季,曰:"我未应死,皇太子加膏中十一种药,使我痈椿瘥;汤中复加药一种,使利不断。吾已诉之先帝,先帝许还,东邸当判此事!"因胸中出青纸文书,示文季曰:"与卿少旧,因卿呈主上。"俄失所在。文季秘而不传,甚惧此事。少时,太子薨矣。

《魏书》曰:邢峦为侍郎,甚见亲遇。高祖因行药园,至司空府南,见峦宅,遣使谓峦曰:"朝行药园,至此,见卿第宅乃佳。东望德馆,情有依然!"

又曰:天竺乌长国,婆罗门为上族,解天文。人有争讼,服之药,曲者发狂,直者无恙。

《隋书》曰:隋大举伐陈,王颁力战,被伤,恐不堪复斗,悲感呜咽。夜中睡梦有人授药,比寤而疮不痛。时人以为忠感。

又曰:杨素寝疾,帝每令医诊候,赐以上药。然密问医人,恒恐不世。素又自知名位已极,不肯服药,亦不将慎,每语弟约曰:"我岂须臾活耶?"

《唐书》曰:太宗幸襄城宫,登子逻坂,见暍者僵於路驻马,命左右取药,饮之乃苏。

古典文学名著《太平御览》:药部·卷一 全文

又曰:天竺方士那罗迩婆娑寝自言寿二百岁,云有长生之术。太宗信之,深加礼敬。馆之金飚门内,造延年之药,令崔敦礼监主之。发使天下彩诸奇药异石,不可称数,后竟不就。

又曰:玄和中,山人柳泌言灵药可得。上信之,乃以为台州刺史,赐紫绯令彩灵药。

又曰:柳公绰,有道士献药,试之有验。问所从来,曰:"合此药於蓟门。"时朱克融方叛,公绰遽谓曰:"险凑,至药来於贼臣之境,虽验何益!"乃沉之于江,而逐道士。

《庄子》曰:宋人有善为不龟手之药者,(龟,手裂若龟文。)世世以洴(音萍。)澼(音僻。)絖(音旷。)为事。(洴澼,漂也。絖,絮也。冬漂絮则手拘,能为药以自治。)客闻之,请买其方百金。以说吴王,(说可以战。)吴王使之将。冬与越人水战,大败越人,列地而封之。能不龟手,一也,或以封,或不免于洴澼絖,则所用之异也。

《唐子》曰:仙人韩终,即韩冯之兄。为宋王彩药,王不肯服之,终因服之,遂得仙。

《淮南子》曰:羿请不世之药於西王母,姮娥窃而奔月。(姮娥,羿撇蘙。羿从西王母,请不世之药于西王母,未及服之,姮娥盗服,得仙,奔入月中,为月精。)

又曰:今夫地黄主属骨,而甘草食肉之药也。以其属骨而责其生肉,以其生肉而责其属骨,是王孙绰之欲倍偏枯之药,而欲以生殊死之人,亦谓失论矣!(王孙绰,鲁人也。)

又曰:昆仑虚旁有九井,玉横维其西北之隅。(横有光色。横,或作彭,盛不世药器也。)四水者,帝之神泉,以和百药,以润万民。

《抱朴子》曰:《神农经》曰:"上药,令人身安命延,昇天神仙,遨游上下,役使万灵,体生毛羽,行厨立至。"

又曰:五芝,及饵丹砂、玉札、曾青、雄黄、云母、太一禹馀粮,各可单服之,皆令人飞行长生。

又曰:中药养性,下药除病。能令毒虫不加,猛兽不世,恶气不行,众妖辟屏。

《孝经援神契》曰:椒姜御温,菖蒲益聪,巨胜延年,威喜辟兵。此皆上圣掷炅言,方术之实录也。

《孝经援神契》注引《抱朴子》曰:仙药之上者,丹砂,次则黄金,次则白银,次则诸芝,次则五玉,次则云母,次则明珠,次则太一禹馀粮,次则石中黄子,次则石桂英,次则石脑,次则石流丹,次则石〈米台〉,次则曾青,次则松柏脂、伏苓、地黄、麦门冬、木巨胜、重楼、黄连、石韦、柠石、象柴,一名托卢是也,或名仙人杖,或名西王母杖,或名天精,或名却老,或名地骨,或名枸杞也。

《战国策》曰:有献不世之药於荆王者,谒者操以入,中射之士问曰:"可食乎?"曰:"可。"因夺而食之。王怒,使人杀中射之士,士曰:"臣问谒者,谒者曰:'可食',臣故食之。是臣无罪,罪在谒者也!且客献不世之药,臣食之而王杀臣,是死药也!王乃杀无罪之臣,而明人之欺王。"王乃不杀。

《说苑》汤曰:"药食,先常于卑,然后至于贵。药食常乎卑,然后至乎贵,教也;药言献於贵,然后闻於卑,道也。"

又曰:孔子曰:"良药苦于口,利于病;忠言逆于耳,利于行。"

《吕氏春秋》曰:鲁有公孙绰者,告人曰:"我能治偏枯。"今吾倍为偏枯之药,则可以起死人矣。"物固有可以为小,不可以为大,可以为半,而不可以为全者矣。"

又曰:良医医病,病万变,药亦万变。病变而药不变,向之寿民,今为殇子矣。

又曰:若用药者,得良药则活人,得恶药则杀人。义兵之为天下良药也,亦大矣!

《论衡》曰:太王亶父睹王季之可立,故易名曰历。历者,適也。太伯觉悟,彩药以避王季。

《山海经》曰:大荒掷晷有黄木,赤枝青叶,群帝取药。(言树、花、实皆为药也。)

又曰:大荒中有山,名丰阻玉门,日月所入。有灵山,巫咸、巫昉、巫即、巫盼、巫彭、巫姑、巫真、巫祠、巫谢、巫罗十巫从此升降,百药爰在。

郦善长注《水经》曰:茷山,甚岩峻重叠,淮柏齐阴,攒柯翠峙,泉石转深。盖仙居之宿所,是以世人目岩为捣药岩,名此水为捣药水。

《汉武内传》曰:王母谓武帝曰:"太上之药,乃有心掴黎角,风实云子,帝园王族,昌城王蕊,夜河天骨,崆峒灵瓜,四劫一实,冥陵驎胆;仰掇扶桑之丹椹,俯彩长河之文藻,紫虬童子,九色凤脑,太真虹芝,天汉臣草,南宫大碧,西卿扶老,三梁龙华,生子大道,有得食之,后天而老。此太上之所服,非中山之所宝也。

又曰:武帝崩,遗诏以《杂道书》四十卷置棺中。到延康二年,河东工曹李及入上党抱犊出彩药,于岩窟中得此书,盛以金箱,其书后题臣姓名,记日月,是武帝时物也。河东太守张纯以箱及书奏献宣帝,宣帝示武帝时煮右侍臣,有典书中郎见书流涕,曰:"杆是帝崩时殡殓物也。"

《东方朔别传》曰:孝武皇帝好方士,敬鬼神,使人求神仙不世之药,甚至初无所得。天下方士,四面蜂至,不可胜言。东方朔睹方士虚语,以求尊显,即云上天欲以喻之,其辞曰:"陛下所使取神药者,皆天地之间药也,不能使人不死。独天上药能使人不世耳。"上曰:"然。天何可上也?"朔对曰:"臣能上天。"上知其谩诧,欲极其语,即使朔上天取不世之药。朔既辞去,出殿门,复还,曰:"今臣上天,似谩诧者,愿得一人为信验。"上即遣方士与朔俱往,期三十日而反。朔等既辞而行,日日过诸侯传饮,往往留十馀日。期又且尽,无上天意,方士谓之曰:"期且尽,日日饮酒,为奈何?"朔曰:"鬼神之事难豫!"言"当有神来迎我者。"于是方士昼卧,良久,朔遽觉之,曰:"呼君极久不应,我今者属从天上来!"方士大惊,还,具以闻上。上以为面欺,诏下朔狱。朔啼对曰:"朔须几死者再。"上曰:"何也?"朔对曰:"天公问臣:'下方人何衣?'臣朔曰:'衣出虫。''虫何若?'臣朔曰:'虫喙髯髯类马,邠邠类虎。'天公大怒,以臣为谩言,系臣,使下问,还报有之,名蚕,天公乃出臣。今陛下苟以臣为诈,愿使人上问之天。"上大惊,曰:"善!齐人多诈,欲以喻我止方士也。"罢诸方士,弗复用也。由此,朔日以亲近。

《列仙传》曰:乐子长者,齐人也,少好道真。到霍林山,遭仙人,受服巨胜赤松散方。仙人告之曰:"蛇服此药化为龙,人服此药老翁成童,能昇云上下,改易形容,崇气益精,起死养生。子能服之,可以度世。"钟长服之,年百八十,色如少女。妻子九人,皆服此药,老者还少,少者不复老。

又曰:燕王遣韩终彩药,王先使韩终服之,面如金色。

又曰:安期生卖药海边,时人以为千岁公。

又曰:瑕丘仲卖药於宁,后地动舍坏,仲死。人取尸弃水,收其药卖之,仲被裘诮之。后为夫余使者。

又曰:崔文子,太山人,卖药都市。后有疫死者万计,文子拥朱幡,持黄散,循问民,服其散愈者万计。后在蜀卖黄散、赤丸,世故宝之。

又曰:负局先生者,语似燕代间人也。负磨镜局,循吴帝市中,磨一镜一钱。因磨辄问主:"得无人疾苦者?"有辄出紫丸药以与之,得莫不愈。后上吴山绝崖头,世世悬药与下人,曰:"吾欲还蓬莱山,与汝曹神水。"崖头一旦有水,白色,从石间来下,服之,病多愈。

《高士传》曰:韩康,字伯休,京兆霸陵人。彩药名山,卖於长安市,口不二价,三十馀年。时有女子从康买药,康价不移,女子怒曰:"公是韩伯休,那乃不二价也?"康叹曰:"我本避名,今女子皆知我,何用药为!"乃遁入霸陵山中。

《鲁女生别传》曰:封君达,陇西人也。少好道,初,服黄连丸五十馀年,乃入鸟鼠山。又于山中服水银百馀年,还乡里,年如二十者。常乘青牛,故号为青牛道士。

《桂阳先贤画赞》曰:苏耽尝除门庭,有众宾来,耽告母曰:"人招耽去。已种药着后园梅树下,可治百病。一叶愈一人,卖此药过足供养。"便随宾去,母走牵之,四体如醉,足不能举。

《邴原别传》曰:魏太子为五官中郎将,原为长史。太子宴会众宾百数十人,太子建议曰:"君、父各有笃疾,有药一丸,可救一人,当救君耶?父耶?"众人纷然,或君或父。时原在坐,不与此论。太子谘之于原,原悖然对曰:"父!"太子亦不复难。

曹毗《杜兰香传》曰:神女兰香,降张硕。硕问寿如何,香曰:"消磨自可愈疾,淫祠尾嫳!"香以药为消磨。

《王子年拾遗记》曰:燕昭王坐祇明之室,昼而假寝。忽梦西方有白云,蓊蔚而起,俄而暗于庭间。有人衣服皆毛羽,驾苍螭之车,从云中而出,直诣王所。王梦中与语,问以上仙之术,羽人曰:"阁王精智未开,欲求恒生,不可得也!"王请受绝欲之教,羽人指画,王心应手而裂。王乃惊悟,因患心疾。久之,乃昇于泉照之馆,复见前所梦人于前,曰:"本欲易王之心。"乃出方寸绿囊,囊中有续脉名丸,哺血精散,其细若灰,以手摩王之臆,俄而既愈。王因请其方,曰:"其用物也有九,明神芝,煎以苍鹰之血,黑河鳞胆,煮以琨屿掷戡,贮以玉缶,缄以金绳,封以玉印。王得服之,后天而死。若溺于淫,嗜于欲,求者,只苦心焉。"语毕,化为青凫入天际。王求合药,终不能成。黑河,北极也。其水浓黑不流,上有浓云生焉。有黑鲲千尺,如鲸,常飞游於南海。

《博物志》曰:夫性之所以和,病之所以愈,是当其药,应其病则生;违其药,失其应则死。

《本草经》曰:太一子曰:"凡药,上者养命,中药养性,下药养病。"神农乃作赭鞭钩钅制,(尺制切。)从六阴阳,与太一升五岳四渎。土地所生草石骨肉心皮毛羽万千类,皆鞭问之。得其所能主治,当其五味,百七十余毒。

《异苑》曰:魏窝氨征蹋顿,升岭,眺瞩,见一岗不生百草。王粲曰:"如是古冢。此人在世,服生礜石死,而石上热蒸在外,故卉木焦灭。"即令凿之,果得大墓,有礜石满茔。仲宣博识强记,皆类此也。一实:粲在荆州从刘表,登鄣山,见此异。

任昉《述异记》曰:汉世古谚云:"虽有神药,不如少年;输有珠玉,不如金钱。"太原神釜岗中,有神农常药之鼎在焉。成阳山中,有神农辈丛处,一名神农原,一名药草山。山中有紫阳观,世传神农于此辨百药也。

《养生略要》曰:《神农经》曰:"五味养精神,强魂魄;五石养髓,肌肉肥泽。诸药,其味酸者,补肝,养心,除肾病;其味苦者,补心,养痹,除肝病;其味甘者,补脾,养肺,除心病;其味辛者,补肺,养肾,除脾病;其味咸者,补肾,研尬,除肝病。故五味应五行,四体应四时。夫人性生于四时,然后命于五行。以一补身,不世命神。以母养子,长生延年。以子守母,除病究年。

《岭表录异》曰:广之属郡,及乡里之间,多畜蛊。彼之人悉能验之,以草药治之,十得其七八。药则金钗股,形如石斛;古漏子、(女票恨罟,食之即吐。)人肝藤。(浓汁煎吃。)陈家白药子,(一名吉利。)本梧州陈氏有此药,善解蛊毒,每有中者即求之,前后救人多矣,遂以为名。今封康州有得其种者,广府每岁常为土贡焉。诸解毒药,功力皆不及陈家白药。

王彪之《闽中赋》曰:药草则青珠、黄连、拳柏、决明、苁蓉、鹿茸、漏芦、松荣,痊疴则年永,练质则翰竖。

谢灵运《山居赋》曰:《本草》所载,山泽不一,雷、桐是别,和、缓是悉,三枝六根,五华九实。

《乐府歌诗》曰:仙人骑白鹿,发短耳何长!道我奉上药,览之获无疆。来到主人门,奉药一玉箱。主人服此药,身体日康强。发白复还黑,延年寿命长。

魏文帝有诗曰:西山何如高!高高殊无极!上有两仙童,不饮亦不食。与我一丸药,光耀有五色。服药四五日,身体生羽翼。

应劭表曰:臣劭言:"郡旧因计吏献药,阙而不修,惭悸交集,无辞自文。今道少通,谨遣五官孙艾贡伏苓十斤、紫芝六枝、鹿茸五斤、五味一升,计吏发行,辄复表贡。"

热门推荐

最新文章